5分3D欢迎您!

分众传媒业绩迷失:一场A股财富套利的后遗症(3)

2019-05-11 11:15栏目:传媒

在私有化过程中,江南春签了一份对赌协议:分众传媒如果在私有化完成后的四年内(2016年)仍未重新上市,公司75%以上的利润将全部落入收购主体GGH的口袋。

因此,为了迅速地回归A股市场,退市后的分众传媒一直在谋求借壳上市。2015年12月29日,分众传媒终于正式上市,走完了这条重回A股之路。

当初借壳七喜控股重回A股时,分众传媒曾经作出承诺:公司2015-2017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9.58亿元、34.22亿元和39.23亿元。

为了达成目标,除了要保证营业收入的增长,分众在费用压缩上也煞费苦心,在2015-2017的主营业务成本的同比增减中也能一目了然的看出来。

分众传媒业绩迷失:一场A股财富套利的后遗症

在开源节流的措施下,分众传媒精准地完成了承诺,而完美的业绩也给分众传媒披上了光鲜亮丽的外衣,股民们纷纷入场。

作为“中概股回归第一股”,分众传媒自2015年借壳七喜控股后股价持续上涨。复权后,分众传媒2017年的股价上涨高达42.39%,叠加此前借壳以来已积累的涨幅,四大私有化财团成员今年可谓赚得颇多。

但限售的时间过去后,当初的私有化财团成员持有的分众传媒限售股相继解禁,谋求获利离场则成为其常态,Power Star(HK)、Gio2(HK)、Glossy City(HK)、Giovanna Investment(HK)共同组成减持分众传媒的主力军,并且累计减持了49次。

分众传媒业绩迷失:一场A股财富套利的后遗症

因此仅在2017年,分众传媒的股东合计减持13.25亿股,合计套现金额高达151.95亿元。

到了2018年,原七喜控股创始人易贤忠再次减持555.18万股,套现金额约7592.58万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7年大举减持的股东Glossy Cit (HK) 、Power Star (HK) ,在2018年7月份通过协议转让分别向阿里网络转让36779.24万股、40660.92万股,转让价格为9.92元,合计股份转让价款为76.8亿元。

也就是说,仅2017年至2018年两年时间,公司股东合计减持套现约229.51亿元。

分众传媒也因此拿下了A股“减持王”的名声。

复盘在美股和A股的发展还有2019年一季度报的业绩爆雷,在经历回归A股后的制度性套利,通过外延式并购扩张完成借壳三年的业绩承诺,以及清仓式减持的A股粗暴式套现之后,分众传媒好像迷失了自己,利润下滑的口子撕裂后,短期内也许会踏上持续下跌的趋势中。

尽管如此,从美股时期180亿元市值到A股如今863亿市值,中间巨大的制度暴利已经产生,各类原始股东也累计套现约230亿元,留下的是谁呢?

除了“家里有矿”浮亏逾50亿元的阿里巴巴,就是为资本大鳄们暴富买单的中小投资者们了。